第1716章 不用否认(1 / 2)

将很多事情都告诉司律痕之后,流年便安静的等待着司律痕的反应。

可是司律痕就只是这样看着她,表情呆滞,似乎忘记了反应。

见此,流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自己的整个身体便倏地被司律痕,拥进了怀里。

身子微微一僵,流年不明白,司律痕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有这样的举动。

虽然不解,但是流年却没有反抗,乖乖的呆在司律痕的怀里任由司律痕抱着自己。

“司律痕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流年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,司律痕是听到这件事情,心里受到伤害了吗?还是因为什么呢?

不管是因为什么,流年都是不解的。

“流年,对不起!”

就在流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便再次听到了司律痕的声音。

听到司律痕口中的三个字,流年愣住了。

怎么好端端的,司律痕要对她说对不起呢?这是为什么啊?

此刻的流年真的是非常的不解。

“司律痕,你干嘛突然要说对不起啊?”

听到流年的声音,司律痕抱着流年的双臂不由得紧了紧。

“对不起,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却没有及时赶回来,当时,你一定很伤心很难过吧。”

是的,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时候,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,让流年独自一个人承担了那么多,而且这些本来,就不该流年一个人承担的啊。

听到司律痕的话,流年再次愣住了,所以司律痕的道歉,是因为这个吗?

“司律痕,其实,你不用道歉的,真的没有关系的,其实,我那个时候还好啦,你不用自责。”

流年没有想到,自己在告诉司律痕的时候,司律痕的第一反应是,心疼自己,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其实心里却觉得这样并不意外。

流年一直都知道,司律痕无论做什么,都是将她放到首要位置的。

这一点,流年一直都知道,正因为知道,流年才会更加的感动,也因为如此,对于这件事情,流年才会去选择先瞒着司律痕。

为的就是不要让司律痕太过担心自己。

可是谁曾想到,到最后,她还是选择将一切都告诉了司律痕。

流年知道,之所以选择将一切都告诉司律痕,那是因为她更加不想看到司律痕难过。

在不久之前,司律痕问她是不是有事情瞒着他的时候,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落寞和心痛,都让流年的整颗心脏都揪了起来。

想到这些,流年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抹微笑,随即便伸出自己的双手,环住了司律痕的腰际。

“司律痕,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,我很好的,我一点事儿都没有。本来这件事情,就是我处理的不对,如果早一点告诉凌清的话,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是的,自从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,流年便想了很多,她发现,几乎全部的错都在于自己。

而且流年换位思考了一下,如果自己是凌清的话,可能反应还要比凌清大许多。

对于凌清的感受,她虽然无法感同身受,但是却是特别的理解。

“流年,这并不是你的错,不是,不要将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一个人身上,你也是无辜的啊。”

司律痕怎么会不了解流年呢,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,流年肯定一个人想了很多,而且越是想的多,流年就越容易将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的身上。

“我,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没想到就这样轻易的被司律痕看穿了,但是流年却还是不肯承认。

“流年,你不用否认,你是怎么样的人,我还会不了解呢?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你真的不要这样想,也不要发生任何事情之后,都去想着,一个人去承担,你还有我,你一直都有我,不管你需要还是不需要,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。”

是的,这些话,才是司律痕最想对流年说的。

听到司律痕的这些话,流年愣了愣,随即环在司律痕腰间的两只小手,更加收紧了一分,也让自己的身子更加的贴近了司律痕一分。

这些话,就算司律痕不说,她也知道,她知道,司律痕一直都会陪在她的身边,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”

流年也知道,司律痕这样说,一来是对自己表明他的心迹,二来呢,是想要告诉她,不要让她难过,一切都会有他在的。

“我会跟你一起想办法,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。”

司律痕再次出声了,他知道,流年已经为这件事情伤透了脑筋,肯定一直都在极力的想着,接下来应该怎么做。

尤其是接下来,应该怎么应对凌清,去面对醒来之后的凌清。

所以这件事情,他必须想出一个万全的对策,这样既不能让流年觉得受到伤害,也不能让凌清在醒来之后,再次刁难流年。

司律痕知道,凌清在流年心里的位置,也知道凌清在流年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,所以为了流年,他也不能和凌清撕破了脸。

所以做事情的时候,不仅要考虑到流年的感受,还要顾及凌清的感受。

虽然司律痕真的不想去顾忌凌清的感受,虽然他真的很不喜欢凌清,虽然他一直都想要让凌清离开他和流年的家。

但是为了流年,司律痕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但是妥协并不代表着,什么事情,都是任由着凌清想要怎么样,就要怎么样。

所以,这一次,这件事情,必须得处理好了。

“所以,司律痕接下来我到底该怎么做呢?”

听到司律痕的话,流年不由得连连点头,司律痕说的对极了。

流年知道司律痕一直都是了解她的,他懂她的难处,懂她的纠结。

“你不用着急,先好好吃饭,吃完饭之后,在凌清醒来之前,我们一定会想出一个应对的方法的。”

现在司律痕也总算明白了,今天在看到流年之后的所有恍恍惚惚,包括在吃饭的时候的心不在焉是怎么回事了。

听到司律痕这样说,流年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。

流年知道司律痕最有办法了,什么事情到了司律痕的手上,都会迎刃而解的。

迅速的点了点头,流年的脸上再次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,随即便继续用起了餐。

事情经司律痕这样一说,此时此刻的流年总算是有了些食欲,随即便还算是开心的用起了餐。

看着流年总算是好好的用起了餐,司律痕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最新小说: 仗舞剑天下 不一样的1994 快穿系统之带着宿主去虐渣 从斗罗开始的儒道传说 道士下山 她的4.3亿年:世界观 足球之超级王牌射手 下一个星站点 人在奥特:我!居间惠的丈夫! 洪荒:人道崛起